VIP会员一折促销,仅需200元/年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产经动态 > 《乘风少年吴峥》全章节目录;全文免费阅读

《乘风少年吴峥》全章节目录;全文免费阅读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5-25 浏览次数:0

▲最新漫画小说【乘风少年吴峥】别名《乘风少年吴峥》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,txt电子书免费下载,全章节漫画。

 ▲韩漫小说【高清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无删减+限时免费+番外+】漫画。

 微信搜索公众号【月饼书楼】回复【18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喔!

 ▲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25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
 ▲《乘风少年吴峥》完整版已有~

唐思佳也看到了,她下意识的抓住我的胳膊,“老师......”“没事”,我一伸手,“镇物给我。”

唐思佳哆嗦着把镇物递给我,她的手,冰凉。

我把她护到身后,用骨雕人形一指红衣小女孩,“回去告诉你主人,镇物在我手上,我不想把事情闹大。不管他要是来报仇的,还是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这事,到此为止。”

“还我血祭!”红衣小女孩的头发,衣服瞬间鼓荡起来。

我这时才注意到,她身上穿的是红色寿衣,也就是说她是穿着红寿衣死的。鬼和人不一样,人是青年强壮,鬼是幼年凶猛,这种穿着红寿衣下葬的小厉鬼,煞气极重,一旦被人加以炼化,那就会凶上加凶,必成凶猛无比的恶鬼。

先前,她被用来炼化煞灵,煞灵在,她的怨气就会受到一定的削弱,力量也会受到镇物的反向限制。但现在,煞灵被消灭了,镇物也挖出来,她的凶性也就没有了束缚了。

明摆着,这是炼养的人恨我破了他的镇物,所以把这红衣小女孩放出来了。一来,他要用这女鬼报复我;二来,他和女鬼的契约还在,没有了血祭,他就危险了。

而唐思佳,就是眼下最适合的血祭。

话说回来,红衣小女孩现在来,无非两种结果。要么我灭了她,那炼养的人就脱身了;要么她打败我,吞噬掉唐思佳的生魂,那样一来契约达成,这女鬼也不会再对他造成威胁。

无论哪种结果,对他都是有利而无害。

这个人,精明的很。

但他未免小看了我,也小看了我们吴家。

虽说我是初出茅庐,但这点事要是都处理不来,我爷爷就白教我那么多年了。

只是一刹那,我就有主意了。

几乎同时,小女孩一声尖啸,冲我扑了过来。

我没功夫跟一个小女鬼扯淡,观想镇魂符,右手食指中指眉心一捏,接着冲那女鬼一抓。

女鬼一声惊呼,被我抓进手心,封入骨雕人形,接着口念封灵咒,“六合禁制,五行为牢,敕!”

随着咒语,我右手掐剑诀,在骨雕人形上一按。

耳边传来了红衣小女孩的一声惨叫,她被牢牢的封进了骨雕人形中,再也出不来了。

一切都发生的太快,没等唐思佳反应过来,我这完事了。

我把镇物往她面前一递,“拿着。”

她愣愣的看着我,下意识的接过了镇物,“老师,刚才那......”

“没事了”,我拿起包,“走吧。”

她嘴巴张了几张,想说话,却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
我走了几步,突然眼前一黑,身子一软,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。“老师!”唐思佳回过神来,一声惊呼,几步跑到我身边,抱住我,“您怎么了?啊?怎么了呀?”

我头疼欲裂,痛苦的喘不上起来,一声闷哼,疼的昏死了过去。

“老师!老师......”

唐思佳急哭了。

等我再醒过来时候,我已经在车上了。

就如同疼的昏过去一样,我是疼醒的,头像裂开似的,疼的无法形容。

见我醒了,唐思佳赶紧凑过来,“老师,您怎么样?”

“头疼......”我强忍着剧痛,脸上,脖子上,身上全是冷汗,一双手疼得我想抓东西,却没东西可抓。

唐思佳抓住我的手,“老师,我......啊!”

她疼的叫了出来。

我反抓住了她的手,同时右手抓住了门把手,手臂上青筋暴露。

她的手,快被我捏碎了。

唐思佳强忍着剧痛,满眼泪水的看着我,拼命咬着嘴唇,愣是没叫出来。

我一边强忍着剧痛,一边调内气,调神光,护上丹田,为自己疗伤。这头疼属于内伤,是我情急之下,用神光修符造成的。爷爷说过,以神修符,对内功和资质要求极高。我的资质应该是可以的,但是内功差的太多,毕竟我才十八岁,没法跟爷爷那几十年的修为相比的。

本来内功不足,用神修符就已经很危险了,再加上我是在唐家祖坟修的符,有阴气入体,所以这内伤才严重了。

这就是经验,起码在我内功突飞猛进之前,这以神修符的方法最好是别用了。我宁可用纸修符,反正也够用的,还是稳妥点,循序渐进吧。

足足十几分钟后,这头疼劲儿终于过去了。

筋疲力尽的我瘫软在座椅上,垂着头,无力的喘息着。

唐思佳的手已经被我捏的一片青紫了。

她顾不上自己的手,赶紧问我,“老师,您好些了么?”

我半天才缓过劲来,“水......”

“嗯!”她赶紧拿了瓶水拧开,递给我,“老师,给您。”

我接过来,小口小口的喝了半瓶,这才觉得有点力气了。

“你的手......没事吧?”我问。

她看看自己手上的青紫,“没事的,您还难受么?”

“好多了”,我满怀歉意的看着她,“对不起,刚才太疼了,只想抓东西,也顾不上抓的是什么了。”

她松了口气,冲我一笑,“没事,您没事就好了,刚才真吓死我了。”

我看了看外面,天已经快亮了。

我坐起来,问她,“镇物呢?”

“我放包里了”,她说,“您晕过去了,我只能放包里,不然没法背您......”

“嗯”,我也松了口气,冲她一笑,“我饿了,去吃点东西吧。”

她点点头,“嗯。”

刚一发动车子,她的手机响了。

她拿起来一看,眉头就是一皱,似乎有些无奈似的。

“接吧”,我转头看着外面,闭上了眼睛。

她看看我,犹豫了一下,接了。

这个电话很长,她全程说的都是法语,好像是在和对方解释着什么,但是对方语气严厉,根本不听她的解释。

最后,她沉默片刻,把手机放下了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我转过头来,问她。

她看我一眼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但是眼泪,却怎么也止不住了。

我楞了一下,明白了。

她摊上大事了。

 微信搜索公众号【月饼书楼】回复【18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喔!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